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八卦 > 从“一团一策”到“一人一策”,上海京剧院用隐形的翅膀助名家飞翔

从“一团一策”到“一人一策”,上海京剧院用隐形的翅膀助名家飞翔

2019-03-19 来源:新民晚报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隐形的翅膀,史依弘,严庆谷

昨天,上海京剧院著名梅派青衣史依弘来到上海大剧院,为下个月她和傅希如协作的新编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做宣传。

除了主演,史依弘还有另外两重身份,她既是这部戏的制造人,也是弘依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艺术总监。

一边是上海京剧院力捧的角儿,一边借助自己的知名度与社会资源协作首创或推行京剧,这样的案例在上京并不少见。

相比上海国有文艺院团推行的“一团一策”,上海京剧院的“一人一策”方式为角儿们张开了“隐形的翅膀”,让他们能够在更自由、更开通的环境下走好自己的艺术展开之路。

图说:史依弘 网络图此次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由上海京剧院与弘依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分离出品,也是弘依梅公司成立3年以来第一次主要承担制造的大戏。

史依弘是在长江商学院读书时与梅建平教授结识的,当史依弘表示自己不时幻想着具有自己的剧团,梅建平说,或许我们能够从做一个公司开端。

往常,史依弘在宝山有了自己的依弘剧场,还有了自己的扮演团队,但上京一直是她刚强的后台,借助上京的力气,弘依梅的这群年轻演员享遭到与国有院团演员同样的机遇。

就连史依弘自己也说:“明年就是我在京剧院的第30年了,我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,有了好戏一定优先和京剧院协作的。

”史依弘并非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早在2004年,王珮瑜就曾分开过体制,时任上京院长的孙重亮对她说:“随时欢送你回上海京剧院。

”没想到,孤军奋战屡屡受阻的王珮瑜真的回来了,并在2010年采用了全新的方式开辟自己的京剧事业。

她创建了瑜音社工作室,工作室的主要业务和京剧院的工作中止互补,在上京她依然是老生演员王珮瑜,台上唱骨子老戏时,为她垫戏和配戏的一直是上京的团队;在工作室里她则是“瑜老板”,需求操心IP受权、节目制造和京剧教育三大板块的工作,在频频跨界中成了最“网红”的京剧人之一。

图说:王佩瑜 网络图相比前两位的运作是在向外扩张,上京丑行名角严庆谷的转型可谓是“墙内开花”。

2015年底,上京就推出了由第三代郑(法祥)派传人严庆谷领衔主演的“大圣来也”郑派悟空戏系列展演。

关于这次跨度为一年的系列展演,上京初次尝试“制造人团队制”,由主演严庆谷来担任制造人,担任整个项目。

这一试,让严庆谷捧出了6场演出平均每场票房逾10万元的成果,又趁热打铁连做了三季“小丑挑梁”系列演出。

这几年戏曲演出的台下年轻观众越来越多,但要让观众的看戏体验愈加好,未来还有很多应战。

国有院团体制内允许名角以工作室等方式与社会资源协作,共同推行京剧而不是“圈地自萌”,对翻开戏曲新的展开格局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严庆谷觉得,“这种多元的探求应该越多越好,我们不怕失败,而是勇于去尝试,这才是我们京剧院应该有的一种胸怀。

”图说:《闹天宫》严庆谷饰孙悟空 网络图让每个角儿都能走好合适自己的展开之路,是上京放手的主要缘由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就有一批戏曲前辈搞承包,自己带团闯出一片天。

在当下,国有文艺院团同样有理由翻开大门,借助社会力气去中止融合展开。

上京常务副院长张帆表示,上京跟社会力气协作,一方面是维护角儿们的艺术热情,另一方面是看重市场化运作的公司在营销谋划等方面的优势。

但站在国有院团的立场上思索,名角儿是院团的重要资源,这样的放手自然也不是无限度的。

近几年,上京就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,一方面保证名家在院团内的演出场次,同时设定名角在院团之外参与的演出的上限。

但也有例外,上京与名家工作室签署的协议里,特地有“一事一议”条例,有些京剧院参与共同出品剧目,则不受院外演出场次的数量限制。

正如名家们对京剧院有着深沉的感情,京剧院也不遗余力地支持着每一个有幻想的艺术家,张帆说:“上海京剧院有着深沉的剧目积聚和共同的人才优势,只需对京剧艺术展开有利,我们一定尽可能支持,这样相辅相成的新方式我们也会继续探求,寻求更好的共赢计划。

”(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)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

版权所有: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版权声明
ICP备案:京ICP备10046945号-40